履行10多年的合同成废纸!武汉两法院判决矛盾引争议

 时间:2018-07-09 11:13:33来源:法治在线(原创)

2018年3月,国务院总理在两会上强调要尊重合同,弘扬契约精神,不能把合同当做废纸,引起了人们对“契约精神”的热议。契约观念欠缺失去公信力,将对招商引资极其不利。而对于武汉东星宾馆有限公司(简称东星宾馆)董事长罗春香来说,她14年前与武汉三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三角集团)所签的《租赁合同》和《补充协议》就形同废纸,被法院判决合同无效后,其数千万元的投资面临着血本无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暴力让投资人心寒

57岁的罗春香是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优秀党员、优秀女企业家。2004年,她和丈夫积累了原始资本后,被三角集团的招商引资信息吸引住了。当年10月13日,罗春香反复考察后,与三角集团签订了《租赁合同》和《补充协议》,租赁对方位于友谊大道118号湖北大学正门斜对面的三角办公大楼1-7层,租赁期20年,年租金为60万元,免租期为5个月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拥有15年历史的三角办公大楼

2005年4月,经过半年的努力,罗春香的东星宾馆开始营业,并取得了消防验收合格、房屋安全鉴定书、卫生许可证、营业执照等资质。然而,宾馆在装修和开业过程中,出租方延迟了供电供水的时间,罗春香认为对方违约,给自己带来较大的经济损失。经协商,双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,三角集团将办公大楼的九楼无偿地给罗春香使用,期限与主体办公大楼出租的时间相同。随后,罗春香还租赁了三角路村村民段守金、马一强的一栋2900平米的私房,经营住宿、KTV、养生足疗等产业。

2007年到2014年,三角路村进行大规模的“城中村”改造,东星宾馆几乎没有安宁之日,灰尘、泥沙和噪音无法形容,装泥沙的施工车在宾馆大门口川流不息,大型拆迁车悬挂在宾馆门口上空,客人都不敢靠近,断水断电更是家常便饭。这时,罗春香已将大楼部分转租给他人经营网吧、餐饮等,因停水停电让对方损失惨重,恪守诚信的她只能自掏腰包赔偿大家的损失。因大楼无法正常运营及“城中村”改造带来的矛盾,2008年8月21日,经三角集团法律顾问的协调,双方再次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,出租方同意补偿2007年7月到2008年12月期间的租金,放弃2007年7月前所欠租金的追索权利,罗春香从2009年1月1日起正常缴纳租赁费。

2010年,因三角集团建设的需要,罗春香所租赁的私房被列入拆建范围。公司监控设备先是莫名被盗,接着公司员工在睡梦中有6人受伤,1人获轻伤,罗春香被迫提前10年解除与段守金、马一强所签2900平米及加层加间的380平方米(重新升级改造的宾馆运营不到一年)的协议,对方以包干费一次性补偿给罗春香含装修、电梯、加层加间、退房租间等费用75.5万元整,现还在合同期内。令人不解的是,后来只拆除了三层楼的附楼,主楼却成了三角集团党员群众服务中心,这笔投资让她损失惨重。

 2014年3月,东星宾馆刚出现盈利,三角集团突然强行收回9楼会议室,后由三角大厦现场项目部使用。罗春香考虑东星宾馆还有九年的经营期,住宿收入一部分靠会议,经多次调解无效后,罗春香向法院起诉。但在诉讼期间,频频发生的暴力事件让她心寒……

2017年1月9日,东星宾馆没有接到任何通知,突然被三角集团强行拉闸断电,不久又断水。罗春香只好组织人员解救被困电梯人员,通过退款及经济补偿等方式劝退入住顾客。她原以为很快恢复供电供水,但没想到宾馆从此被强行停业。在此期间,罗春香及所有股东和员工们向街道、武昌区委,无数次市长热线电话求助,得到一致的答复:因你们欠集团280万元租金,我们无法帮助你们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此时,几百名艺术考生和1000多名体育考生已预订了房间,罗春香也只得退款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东星宾馆玻璃大门被砸

2017年5月9日,武汉市武昌区城市管理执法局(简称武昌城管)突然给三角集团下达了《违法建设限期拆除决定书》和《违法通知书》,认为该集团的三角办公大楼未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,限定15日之内自行拆除! 对于如此庞大的一栋集体经济组织所有且已存在15年的大楼怎能是违法建筑呢?且在2007年城中村改造被政府列入为产业保留用地,地上房屋又处于中心城区,人人皆知,如属违建早就应查处了。后来,罗春香了解到武昌城管是接到4月25日的“群众举报”。然而,当罗春香找到举报信息时,发现群众举报的是湖北大学对面东兴宾馆以前的分店,可城管为什么认定东星宾馆所在大楼也违法呢?这是行政乱作为或报复陷害,罗春香和律师多次去城管说明此房屋属产业保留用房,请求收回下达的文书均遭到驳斥,愤而起诉了武昌区城管。

2017年6月24日凌晨,三名不法分子袭击了东星宾馆,砸碎了大门及侧门4块钢化玻璃,导致宾馆损失达4万多元,但公安机关一直没有破案。

2018年3月15日下午,二名青年翻窗入店在二楼烧了一大堆财务报表,等110、消防赶到,纵火者已逃之夭夭,让罗春香最想不通的是,职能部门说是在烧垃圾。那一夜,罗春香被吓出了心脏病,晚上去紫荆医院急诊检测为心肌缺血,吃了救心丸才缓解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违法建筑”让合同无效

罗春香认为三角集团要终止合同,应与她真诚协商解决,而不是动用非正常手段。2016年1月26日,她以合同违约为由向武昌区人民法院起诉,要求三角集团返还会议室。而三角集团聘请了律师进行反诉,他们在法庭上甚至不惜自爆家丑,说所出租的办公大楼未取得房屋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,属于违法建筑,双方所签合同无效,要求罗春香立即腾退房屋,并支付欠缴的房屋占有使用费280万元等。

经过二审发回重审后,2017年9月27日,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终于下达了(2017)鄂0106民初1967号判决书,认定罗春香在租赁期内已支付了租金380万元(实际支付605万元),但判决双方所签订的合同无效;罗春香10日内将房屋返还给三角集团,并支付诉讼期间的租赁房屋使用费30万元。

罗春香当然不服一审判决,随后向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,主要理由:三角办公大楼是2002年开建次年5月建成的,而法院判决的依据是2008年和2009年颁布的法律法规,明显适用不当;据武汉法规政策,该大楼可补办证,只要有行政部门认可,法院应认可合同;而双方合同及协议实际履行10多年,三角集团多次承诺产权证正在办理之中,其自曝建筑违法、故意不办证是恶意诉争等等。

2018年3月7日,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,适用法律虽有不当,但实体处理并无不当,因此驳回罗春香的上诉,维持原判。

 

    “群众投诉”信息资料

2017年7月11日,罗春香以行政乱作为为由起诉武昌城管,武汉铁路运输法院一度中止审理。2018年5月17日判决,原告与被诉行政行为之间不具利害关系,驳回原告的起诉。不过,此时武昌城管在罗春香的抗议下,已下达了中止执字(2017)第001号《中止执行通知书》,正式中止拆除三角办公大楼。

法院判决矛盾引争议

履行了10多年的合同怎么能变成废纸呢?法治的基石“契约精神”何在?罗春香和亲友、众多的股东均认为法院判决自相矛盾,争议较大,他们均表示无法接受。随后,罗春香向多名法律专家咨询,专家们阅读了相关材料后,也纷纷表示法院判决存疑:二审判决既然认定一审“适用法律不当”,为何还要维持原判呢?“适用法律不当”与“实体处理并无不当”自相矛盾;既然城管下达了中止拆迁通知,又无权威部门最终认定所租赁房屋为违法建筑,法院为何认定其“违法建筑”,先行判决呢?再说被告自曝家丑,将自己违法的证据提交法院,法院竟采信了“违法的证据”,这与我们法律精严重相悖;既然合同无效,那罗春香为何要支付数百万的租金呢?……

2018年6月29日,罗春香接到武昌区人民法院的报告财产令,法院将对其合同纠纷一案强制执行。这时,她早已身心疲惫,心底满是泪。15年来,罗春香投入数千万元,把整个家族及亲友的家底几乎掏空了,宾馆好不容易出现盈利时却被判决合同无效。不过,罗春香天生不服输,她认为自己的种种不公平遭遇,无非是有人想废除合同,不让她经营而已,她已准备上诉,她相信法律一定会给自己一个公道,而案情的进展媒体将进一步关注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采写:章国安

文章来源法治在线转载注明http://www.fazhizaixian.net/shehui/benwangyuanchuang/548802.html